157.第一百五十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来源:beijingaishu.net      作者:明月珰     书名:五月泠
    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北京爱书】(goonplay.com)搜集整理,手机端请访问(m.beijingaishu.net)又是一年盛夏, 季泠睡得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侧头便看到了楚寔的睡颜,她惊恐地往后退了退,却发现手脚软弱无力。她所以为的退了一大步, 其实不过就是仰了仰头。

    可即便是这么小的动静儿,也惊动了身边的楚寔, 他缓缓睁开眼睛, 眼里还有惺忪睡意, 嗓子带着没睡醒的黯哑, “怎么了?”

    季泠像只小兔子一样戒备地看着楚寔,明显是有些反应不过来眼前的情形。

    “怎么, 真把脑子摔坏了?”楚寔抬手摸了摸季泠的头。

    季泠自己也抬起手指摸了摸她的头,才发现自己额头上裹了一圈纱布, 头也晕沉沉的。

    季泠眨巴眨巴眼睛。

    楚寔已经用手肘撑着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柔声道:“头还疼吗?”

    季泠摇摇头答道:“还有些晕。”

    楚寔松了口气, 伸手揽住季泠的肩, “应该没有大碍了,你刚才看我那眼神,让我以为你摔坏脑子连我都不认识了。”

    外间有人听到了床上的动静儿, 也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低声道:“皇上。”

    季泠的肩本就僵硬得不得了,听得一声“皇上”之后,却也不知哪里挤出来的力气,一下就推开了楚寔。她戒备得好似杀父仇人一般地看着楚寔。

    楚寔却似乎毫无察觉, 只担忧地蹙眉道:“阿泠?”

    季泠没回答。

    “打帘子,叫人快去请周宜徇来,就说皇后的头只怕摔坏了。”楚寔吩咐道。

    随着他的话音,床帘被拉了起来,光线刺入季泠的眼睛让她无法适应地闭上了眼,却听得楚寔骂道:“蠢材,皇后才刚醒过来。”

    季泠感觉一只温热的手掌盖在了自己的眼皮上,殿内有人咚咚地跑去关上了窗户。

    再然后太医院院正周宜徇便提着药箱,连跑带喘地走了进来。

    “快给皇后看看,你不是说没事儿的吗?”楚寔的怒气好似一触即发。

    季泠不得不开口道:“皇上……”

    坐在床头绣墩上的楚寔回头指责地看着季泠,“不是说好依旧叫朕表哥的么?”

    季泠眨巴眨巴眼睛,什么时候说好的?

    楚寔道:“朕现在这个位置就是孤家寡人一个,阿泠是也要跟我生分么?”

    季泠在楚寔灼人的视线下,嗫嚅着吐出了“表哥”两个字。

    楚寔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

    周宜徇这才走上前开始给靠在床头的季泠诊脉。

    “快看看怎么回事,皇后醒来怎么就跟不认识朕了一样。”楚寔说着季泠的症状。

    周宜徇把了脉,又将季泠头上的纱布拆了查看了一下她的伤口,然后跪在地上道:“皇上,娘娘的脑子里只怕有血块,所以才会失去一些记忆。”

    楚寔的脸色当即就变了,“血块?有危险么?”

    周宜徇哪里敢打包票,只能道:“臣自当尽力而为,娘娘的伤势需要连日扎针,再看看情况,能否活血化瘀。”

    楚寔冷冷地道:“不是看看,而是必须,否则皇后若有个三长两短,朕定拿你问罪。”

    周宜徇赶紧叩头称是。

    “下去开药吧。”楚寔的话让周宜徇如蒙大赦,赶紧退了下去。

    季泠则还在好奇地摸着自己头上的纱布,“表哥,我怎么会摔着头啊?”

    楚寔的脸上显出一丝为难的神色。

    季泠抬眼看向他,有些愣愣地看着楚寔,他依旧俊美儒雅,尽管刚才皇帝气势那么威严,可在他看着她的时候,好似还是当年的表哥。眼尾的细纹,丝毫无损他的清隽轩朗,反而像是岁月优待他而为他添上的一笔成熟的风采。

    季泠情不自禁地抬起手想为楚寔展平眼角的细纹,“表哥,你怎么那么老了?”

    楚寔的表情一变再变,但每一变都绝不是愉快。

    “你嫌我老了?”楚寔捉住季泠的手,问得有些委屈。

    “不会啊,表哥若是老了,我肯定也老了。”季泠道。

    可是当季泠被楚寔抱起坐到妆奁前时,才发现自己竟然是那么的年轻。好像依旧还在十八岁的年纪,肌肤白皙滑润,嘴唇粉嫩莹泽,还是清晨才绽放的花朵,花瓣上还滚着晶莹的露珠。

    她不敢置信地摸摸自己的脸,又回头去看楚寔,有些不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区别。

    可其实这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呢?她的一生,一多半的时间都在沉睡,就像在岁月的流逝里作了弊似的,别人都在老去,她的年龄却好似被冻住了,冻在了她盛放得最美的时光里。

    所谓的倾城倾国,惑阳城,迷下蔡,也就当如是了。

    “表哥,这一次我睡了多久啊?”季泠看着自己无力的四肢。

    “睡了大半个月,差点儿没把我的魂给吓掉。”楚寔为季泠按了按手臂和大腿,然后扶她起身锻炼。

    季泠诧异地看着楚寔,“表哥,你不用去前朝吗?”

    楚寔挑眉道:“哪有自己的妻子昏睡不醒,还有心思看折子的道理?”

    季泠扶着为她特制的扶栏练着走路,然后想起了自己先才的问题,“表哥,我的头是怎么摔着的啊?”好歹也是皇后吧,怎么就把她给摔着了?

    季泠完全记不得自己是怎么当上皇后的了,所以根据小时候跟着老太太时听来的那些宫中八卦想,难不成是后宫争宠的结果?

    “昀哥儿把你给绊了一跤。”楚寔道。

    “昀哥儿?”季泠纳闷儿地重复了一遍。

    楚寔的眉头蹙了起来,“你连昀哥儿也不记得了?老三的小儿子呀。你不要太惯着他们了。”楚寔握住季泠的手,“阿泠,你不要急,咱们总会有孩儿的。”

    季泠总算明白为何楚寔在回答这个问题时,会那么为难了。是因为她自己没有孩子,所以只能偏疼别的孩子么?

    季泠练了会儿走路,小太监同春进来禀报道:“皇上,皇后,太后娘娘听说皇后娘娘醒了,特地过来看看。”

    季泠的眼前立即浮现出了苏夫人那张严厉的脸,吓得一个哆嗦。以前她只是楚府大少夫人的时候,没有孩子已经让苏夫人视如眼中钉了,现在贵为皇后,没有孩子,那简直不敢想。

    楚寔却笑道:“你在怕什么呢?”他将季泠拦腰抱起,抱到了前面厅内的矮榻上。

    苏太后走了进来,季泠抬头望着她,她好似老了些,头发丝里也有了银色反光,她挣扎想起身给苏太后行礼,却被她抬手阻止了,“这才刚刚好,就别多礼了,赶紧养好身子才是真的。这回可没把我跟大郎吓死,睡了大半个月才醒。你再不醒,这宫里的太医就要被大郎给杀光了。”

    季泠惊奇地朝楚寔看去,刚才苏太后虽然在责怪她,可话里话外都透着亲昵,简直就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怎么跟她脑子里记的就那么不同呢?

    季泠敲了敲自己的脑子,除了觉得疼之外,并没有别的什么感受。

    楚寔身为皇帝,日理万机,到底还是不能不去处理国事的,季泠下午自己又练了会儿走路,随口问身边的宫女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长歌,还是娘娘赐的名儿呢。”瓜子脸宫女道。

    莫名地季泠就想起了采薇,只是她脑子混乱得很,也不知道采薇是真的一个人,还是她做梦梦见的。“相顾不相识,长歌怀采薇。那岂不是还有个采薇?”

    长歌惊喜地道:“娘娘你想起来啦?采薇刚才去御药房拣药去了,待会儿就回来。”

    回来的采薇,长得却和季泠脑子里记忆的那张脸不同,她眨巴眨巴眼睛,又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楚寔回来陪季泠用了晚饭,也没再离开,只让余德海把他要看的奏折都搬到了寝殿,季泠坐在榻上由着采薇按摩手脚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的桌案后批改奏折。偶尔彼此的视线对上,他总是会朝她轻笑一下。

    晚上歇下的时候,季泠还有些拘谨。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和楚寔就生分了,以前明明放了帐子之后……

    季泠的脸红了。

    楚寔逗她道:“你脸红什么?”

    季泠赶紧摇了摇手,“没有啊,就是有点儿热。”

    “殿内放了四个冰盆还热?”楚寔说话时,余德海赶紧送把扇子上去。他这总管太监,若是没有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能耐,还真坐不稳。

    楚寔拿了扇子替季泠扇起来,“还热么?”

    季泠却失神地没有听见,她忽然想起来,以前就是大夏天她也是穿得严严实实的,别说屋子里搁冰盆了,就是扇扇子都是不行的。稍微凉一点儿就觉得刺骨寒。

    可现在怎么一点儿事儿也没了?

    “怎么了?”楚寔伸出手指去捏季泠的下巴。

    季泠这才回过神来,可一回过神就又开始紧张、脸红,她钻到被子下,“啊,我要睡了,我头还有点儿晕。”

    “我叫周宜徇来。”楚寔立即道。

    季泠赶紧用手压住要起身的楚寔的衣角,“不用,不用,应该是困得犯晕。”

    楚寔却轻笑道:“你紧张个什么劲儿?”他点了点季泠的头,“你这儿还伤着呢,我难道还能怎么着你?”

    这话说得亲昵得很是过分。季泠心里却不由想,为何他对自己那般亲昵,可她对楚寔却觉得那么陌生呢?

    是因为他们分别了很多很多年的关系吗?

    一想起这个,季泠立即就想起了她和楚寔分开的原因,想起了她为何离开峨眉的庄子,想起了韩令。

    可同一时间,她又疑惑得厉害,那似乎是她的记忆,可又像是她做的一场梦,梦里梦外不是没有差别的。至少她不怕冷的呀,苏太后待她也很亲切,季泠真真有些搞不懂自己的脑子了。

    难道真被摔坏了?

    晚上季泠做了个梦,梦见了楚宿,梦见了周容,梦见了归去来,也梦见了听雨亭,还有那串鲜艳夺目的红珊瑚手串。

    醒来时,季泠扶着额头想,这什么跟什么啊,她怎么那么多梦呢?还一重套一重的,搅得她脑子乱糟糟的。

    一只手伸到了她的头上,季泠感觉有手指在她昏沉沉的太阳穴上轻轻地揉压了起来,让她舒服地喟叹一声,侧过身朝着楚寔睁开了眼睛。

    “又做噩梦了?”楚寔问。

    季泠摇摇头,“也不是,就是……”她有些说不出口,可又想起来自己好像跟楚寔说过那个梦的。

    于是季泠问道:“表哥,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梦吗?”

    楚寔挑挑眉毛。

    “就是很匪夷所思的那个。梦中我一直戴着一串红珊瑚手串,结果现实里我也有一串。”

    “唔。”楚寔道:“想起来了,你这该不是被红珊瑚手串给迷住了吧?改日我找德通和尚进宫替你把那手串驱驱邪,怎么总是梦见它。”

    季泠喃喃地道:“表哥,难道你不信?”

    楚寔无奈地捏了捏季泠的脸颊,“信什么?信你满口胡诌,说梦见自己嫁给二弟?”

    季泠嘟嘟嘴,好像是不能信,“可是为什么我总是梦见呢?”季泠问。

    楚寔蹙眉道:“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如今嫌我老,该不会是……”

    后面的话楚寔还没说完,季泠的头就摇得拨浪鼓似的了。“怎么可能,表哥虽然年纪大了,可看着也没那么老。”

    楚寔的整张脸都黑了,翻身起床,叫人打帘子,然后再没搭理过季泠。

    季泠也自知说错了话,没敢再问什么梦的事儿。

    待楚寔前朝去处理国事后,长歌抚着胸口道:“这宫里也就娘娘惹了皇上后还能全身而退。”

    采薇在旁边点头道:“嗯,我瞧着皇上刚才出去时候脸色可吓人了,余公公跟在后面都在打哆嗦。”

    季泠笑道:“是有点儿吓人,虽然平日表哥不怎么发脾气,可大家还是都怕他。”

    长歌和采薇在季泠说到“不怎么发脾气”的时候互看了一眼,只笑着点头,表示皇后娘娘说的都对。

    原以为楚寔黑着脸出门,午膳肯定不回后宫的,哪知传膳的时候他却踏进了内殿。脸色虽然也没多好,可也没发任何脾气,也不知道长歌和采薇在哆嗦什么。

    殿内静得厉害,除了偶尔有碗筷相碰的声音发出,真算得上是静悄悄了。

    楚寔给季泠夹了一筷子菜,“怎么只吃饭不吃菜?”

    长歌和采薇顿时心里一惊,想着她俩居然怕得没上去给皇后布菜,然后双双“咚”地一声就跪了下去。

    吓得季泠一个激灵,回头看声响是哪儿发出来的才见长歌和采薇都跪在地上,额头已经低到了地板上。

    “你们这是……”季泠疑惑地问。

    “奴婢该死,没有尽心伺候皇后娘娘。”长歌和采薇齐声道。

    “快起来吧,别动不动就跪下。”季泠完全不适应这种“奴婢、该死”的话,也完全没有皇后的自觉。

    可长歌和采薇都没敢起身,只等着楚寔发话。

    “怎么,皇后说的话都不管用了?”楚寔冷冷地反问。

    长歌和采薇又是一个哆嗦,然后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满头大汗地恨不能可以继续跪着。

    季泠看看两个宫女,再看看楚寔,才发现好像楚寔身上的威势真的隆了许多。

    宝蓝地海水江涯纹金丝绣五爪龙袍穿在楚寔的身上,让人顿时生出一种他天生就该这么穿的念想来。尽管季泠没见过以前的皇帝什么样儿,可她知道,一定比不上楚寔,所以楚寔才会取而代之,成为真正的天子。

    龙袍不仅增加了楚寔的威严,同时好像还为他的俊美锦上添花,为他打上了一道神光,模糊了岁月的痕迹。

    季泠忽然抬起手摸了摸楚寔的下巴,“表哥,你怎么没蓄须呢?”

    楚寔没好气地道:“就这样你还嫌弃我老呢。”

    季泠讪讪笑笑,回头看向长歌和采薇道:“你们下去吧。”

    对季泠的话,长歌两人再不敢迟疑,躬身退着出去了。

    旁边站着的余德海不由想,这俩宫女倒是好福气。有个主子肯替她们着想,把皇帝的怒气给岔开了。

    长歌和采薇出去后,季泠才看着楚寔道:“表哥,你还在生我的气啊?”

    楚寔又给季泠夹了一筷子菜放入碟子里。

    季泠看了眼余德海,“余公公你先下去吧。”

    余德海站着没动,长歌和采薇的主子是皇后娘娘,他伺候的可是皇帝。

    然后余德海就听楚寔道:“怎么,皇后的话对你也不管用?”

    余德海赶紧连滚带爬地出去了,然后对着自己干儿子同春道:“看明白没有?”

    同春要是不明白,也就成不了余德海的干儿子,赶紧道:“亁爹,儿子看明白了。”

    “既然看明白了,我就把你安排到皇后的宫里去,你可愿意?”余德海问。

    “儿子愿意,不过……”同春道:“可皇后如今住在乾元殿,什么时候会搬回昭阳宫呢?”

    余德海,“总有不长眼的会跑出来出头的,且等着吧。”自古就没有皇后常住皇帝宫中的道理。

    殿内,伺候的人都下去了,便只剩下楚寔和季泠两人。

    “有话对我说?”楚寔见季泠久久不吃饭,干脆夹了块羊肉递到她嘴边。

    季泠受宠若惊地吃了,很有些不适应现。以前便是她和楚寔最浓情蜜意的时候,也没这般亲昵过的,她赶紧道:“表哥,我自己吃好了。”

    楚寔默默季泠的脑袋,“你才刚醒,正是需要补身子的时候,这些菜不合你的胃口么?”

    季泠摇摇头,“味道都很好,不比王婆婆的差。”

    楚寔点点头,“嗯,御膳房的厨子是我让人在各地找的大厨,你以后行动方便些了,可以去御膳房走走,他们对你不敢藏私的。”

    “表哥不反对我继续学厨艺么?”季泠有些惊奇,好歹她现在也是皇后,还没怎么听说过皇后下厨的。

    楚寔拉住季泠的手道:“我努力走到这一步,不是为了让你再不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是让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季泠看着楚寔的眼睛点点头。

    “以后你也再不用头疼出门应酬要说什么话了。那些个妇人自然会巴结讨好你,努力找话题的。”楚寔道。

    “我还能出门应酬?”季泠好笑地问。

    楚寔也笑了出来,“你想见谁就把她召进宫来。”

    说起这事儿,季泠倒想起来了,“皇上,那怎么不见昀哥儿进宫来玩儿啊?”

    “他是年幼不懂事儿,我总不能拿他是问,所以禁了他三年不许进宫,省得又莽撞地伤着你。”楚寔道。

    季泠松了口气,听说只是不许进宫三年,也就不再替那摔了她的昀哥儿担心了。

    楚寔眼神颇为复杂地看了一眼季泠。季泠问,“怎么了?”

    “我是想你自己脑子都摔坏了,却还先顾着我又没有处置昀哥儿,心可真够宽的。”楚寔道。

    季泠笑了笑,知道楚寔心里肯定又怪自己乱好心了,他对她的好心和软弱似乎一直都有微词。

    用过饭,太医院那边来了个小太医,是周宜徇的徒弟,来给季泠送配好的香。

    季泠惊奇地道:“咦,怎么太医院连香也能制?”

    那小太医却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皇后娘娘,当时眼睛就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来之前他听说过,这位是皇帝的元配,如今才重新接回宫中。算年纪,就算再年轻也是二十八、九左右的人了。

    这般年纪,还能让皇帝心心念念地接回宫,册封为皇后,都道是皇帝念旧情。可陈文雄今日见着季泠时,方才明白为何皇帝的后宫会空虚那么久。

    这天下只怕再找不出一位能与她比肩的美人来。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唯有她才担得起这样的盛名来。

    她的美像一场雾雨扑面而来,将你的所有感官都笼罩期间,让你迫不及待地想看一眼,再多看一眼。想将她的美尽收眼底,可你越是多看,就越觉得看不够,还有许许多多的美掩藏在云山雾罩之后,惹得你痴痴迷迷。

    “陈太医。”季泠见陈文雄失态所以出声提醒他。因为季泠瞥见楚寔看他的眼神非常冷。

    陈文雄这才如梦初醒,吓得汗流浃背,赶紧跪在了地上。

    季泠看了一眼楚寔,轻叹一声,这些人好似都怕死了楚寔,她只好再次道:“陈太医,我还不知道原来太医院还制香?香也能治病么?”

    陈文雄低着头道:“是。院正说皇后夜眠多梦,所以制了这一组安眠香,省得皇后娘娘总是喝苦药。”

    “周太医有心了。”季泠朝楚寔有些娇俏地道:“我真想说一天要喝那么多药都恶心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20822367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blissa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路随人茫茫 6个;鱼书雁信、芬芬、无尽夏、卿一顾、卿卿类我、雾可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木玉成约 瓶;h1989、笑眉、筷儿 10瓶;秋天的太阳 7瓶;老衲已成仙 6瓶;小鱼儿990623、卿卿类我 2瓶;tc、17756246、媛程宝、〃summer。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北京爱书】(goonplay.com)搜集整理,手机端请访问(m.beijingaishu.net) 本书由<北京爱书网提供 goonplay.com
我推荐加入书签回首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