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第一百四十九章

类别:玄幻魔法       来源:beijingaishu.net      作者:明月珰     书名:五月泠
    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北京爱书】(goonplay.com)搜集整理,手机端请访问(m.beijingaishu.net)楚寔的喉头动了动, 他从没见过季泠身上有如此风情,甚是新鲜。

    季泠跪直了身体朝楚寔倾身过去,双手捧起他的脸,闭上眼睛亲了上去。

    舱内的空气好似骤然间就燃烧了起来。

    再然后画舫轻轻地摇动了起来, 或者也称不上轻。

    路过的画舫里,有女子轻轻“啐”了声, 似乎是在鄙夷对面那画舫里的人太猴急了。再仔细一听, 管弦里隐隐藏着几丝吟哦, 像拔丝地瓜一样又甜又缠, 这就更让人鄙夷了。

    半晌后,季泠才软绵绵地坐起身, 身上的衣裳胡乱地挂在肩上,该露的, 不该露的都半遮半掩着。她渴得厉害,随手抓起酒就喝, 楚寔阻止她也来不及, 只好倾身过去从她嘴里抢酒。

    季泠自然不肯,可经不住楚寔折腾,一嘴的酒竟然流了一脖子, 楚寔也不肯浪费。

    又是一番胡天胡地, 过程里楚寔还不停拿嘴喂季泠酒,让她忘乎所以,云里雾里的婉转、鸣啼,一声高过一声。

    路过的还是那艘画舫, 里头的两个姑娘对视一眼,又满是鄙夷,哪有叫成哪样的,便是姐儿也不该如此啊。

    季泠是完全不知道这些的,她早就昏昏沉沉的了,只随着本能行事。楚寔也没打算告诉她那些,好不容易才借着酒看到了季泠身上从未有过的旖旎风情,若是叫她知晓了,以后不肯喝酒就不妙了。

    从荡漾里醒过来时,窗外的月亮已经高高的悬在了空中。丝竹声也早就烟消云散,整个池面都寂静了下来,好似天地间就只剩下他们一艘画舫了似的。

    楚寔替季泠披好衣衫,搂着她坐到船头,随着远远的一声“炸响”,天空里顿时布满了火树银花。

    “是烟花。”季泠惊呼。

    不是一朵,也不是两朵,而是足足持续了一刻钟的成千上万朵。整个池面都被那些烟花给照亮了,似乎争着抢着想一睹船头那对璧人的容颜。

    “好美啊。”季泠呢喃。

    楚寔的脸颊贴着季泠的脸颊轻轻摩挲,“喜欢的话,以后每年我都给你放。”

    “喜欢。”季泠抬头取咬楚寔的耳朵。

    楚寔只让她咬了一口就躲开了,季泠却不依地追了上去。

    “不行,你现在醉了,若是再放纵,明日有得你好受。”楚寔还是有理智的。

    季泠却已经翻身骑到了他的腰上,性子好似瞬间从一只小羊变成了女狼。

    半夜,迷迷糊糊的季泠感觉有人将自己扶了起来,喂自己喝水。她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干得厉害,头疼、嘴疼、腰疼、腿疼,哪儿哪儿都疼,不由痛苦地申吟出声。

    “表哥”季泠张嘴想喊一句,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来。昨晚发生的事情开始在季泠的脑海里断断续续地闪现。“噢”季泠抱着头,她觉得自己的痛苦加重了,而且加重了许多。

    真是作孽哦,再也没脸见人了,尤其是楚寔。

    可楚寔就在她身边,季泠能闻见他的味道。

    有人将手放在她额头探了探,然后是楚寔低沉的声音,“少夫人发热了,快去请大夫。”

    脚步声来来去去的,季泠已经没有精神去聆听,只记得有人一直拉着自己的手。

    到那只手的主人要放手时,季泠却突然反握了回去,她知道这是楚寔要走了。前些日子,湖广那边也发生了叛变,楚寔临时改任了湖广巡抚,从陕西赶去了那边儿,原是不该回来的,现在自然得走了。

    要起身的楚寔又坐了回来,爱怜地替季泠理了理汗湿的额发。因为要捂汗,所以她身上盖着严严实实的厚被。

    季泠努力睁开眼睛,沙哑着嗓子道:“表哥,别担心我,我很快就好了。”

    楚寔俯身吻了吻季泠的额头,“嗯,安心养病,记得给我写信。”

    楚寔走了,仿佛将季泠的精神气也带走了一般,不过是着凉、发热,小小的病缠绵了大半个月都还没好透。

    这期间倒是有不少人来看过她,譬如向氏母女,曾家姑娘和她嫂子,周家夫人等等,不过季泠都称病没见。

    这日好不容易好了不少,晚饭后有了点儿精神去园子里转一转,芊眠扶着季泠才走了没多一会儿,就听见庄子外头想起了哄闹声,打杀声。

    “怎么了”季泠心中一紧。

    “少夫人我先扶你回屋吧,我再出去看看。”芊眠说着就快步扶着季泠走了回去。

    过得好一会儿,季泠才见面无人色的芊眠走了回来,“少,少夫人”

    “怎么了”季泠被芊眠吓得站了起来。

    “是,是山西的镇西卫叛乱了。”芊眠哆嗦着道。

    季泠再无知也晓得,镇西卫的驻军离西安府可远着呢,怎么可能一点儿消息都没有的就出现在西安府城外

    芊眠道:“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外面火光冲天,他们在到处烧杀掳掠,少夫人,这庄子怕是守不住。大公子留下的侍卫全在外面抵挡那些叛军,可那些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军汉,人又多,只怕北安他们不是对手。”

    季泠先是一惊,可见芊眠已经害怕得手脚哆嗦了,自己就再不能乱,她闭了闭眼睛,努力镇定下来,去想如果是楚寔遇到了会怎么做。

    “不,不,不能出去。”季泠摇头,“你都说了,外面火光冲天,咱们这样贸然出去,只会自陷于危险。你去找找北安,问问他我们该怎么做。”如今楚寔的侍卫统归北安管,他对眼前的情形判断得自然比季泠这样的妇道人家更准确。

    芊眠点点头,转身跑了出去。过得一会儿又回来道:“少夫人,北安他们已经退到了内宅,外院守不住了,他说那些人只怕就是冲着少夫人你来的。”

    不是冲着季泠来的,而是冲着楚寔的夫人来的。

    “不过北安说他们还能挡一挡,等待援军。”芊眠又道,“咱们这附近的庄子都是西安府里官人的庄子,他们知道叛军过来,肯定会派人来救的。”

    季泠沉默不语,带着芊眠去后园登上最高的亭子,只见外面火光烧得把整片夜空都染红了。叛军的旗帜到处都是,季泠跌坐在石墩上,心里很明白,恐怕他们是坚持不到援军来了。而北安他们的人还是太少了,已经有叛军从后园里翻了进来。

    季泠一脸苍白的侧头看向芊眠,“如果他们是冲着我来的,那么”

    芊眠知道季泠要说什么,坚决地摇了摇头,“不。”她看向亭子下方,大声喊道:“韩大夫。”

    韩令神色从容地站在不远处的树下,无惧外面的喊杀声。

    芊眠拉着季泠飞快地跑下去,“韩大夫,少卿将少夫人拜托给你治疗,请你一定护住少夫人安危。”

    不待季泠说什么,芊眠一把扯下季泠脸上的面纱,周既戴在了脸上。

    季泠愣了愣,然后一把抓出去想抢回来,“不,芊眠,不”

    芊眠一把将季泠推向韩令,努力镇定道:“少夫人,你听我说,我落在他们手里或许还没什么危险,可你要是落在他们手里,大公子就要别他们威胁了。”

    西安城里现在谁都知道,楚少卿对这位妻子可是恩爱得紧,三次射箭三次都放下了弓。

    季泠双眼含泪地看着芊眠,她知道芊眠是对的,而现在也不是推来推去的时候,因为叛军已经突破了北安他们的保护圈。

    “走吧,少夫人。”韩令当机立断地拉住季泠。

    季泠求助地看着他,“韩大夫,带上芊眠吧。”

    韩令道:“带上她,我们就谁也走不了了。”必须要有一个人去吸引视线,韩令又不是神,在成千上万的叛军队伍里哪儿能带走两个弱女子。

    “别管我。”芊眠推了推季泠,转身往北安所在的方向跑了过去。

    “走。”韩令再容不得季泠迟疑,扯了她就走。

    季泠在黑暗里被韩令拉着跌跌撞撞地跑着,好几次摔倒在地上,手掌都划破了,膝盖想必也已经血淋淋的,可他们还没有离开危险区,她也不知道韩令究竟带着她在往哪个方向跑,只知道必须跑。

    天边亮出鱼肚白的时候,韩令才松开季泠,让她停下来歇会儿。

    季泠的发髻已经散乱,一头秀发胡乱地披在身后,右手的袖口被路上的树枝刮破,如今垂落半截,露出半个手肘。跑掉了一只鞋,脚掌起了血泡。脸上脏兮兮的,混着汗滴,这般倒是很好,即使有熟人在对面路过,想必也认不出她就是艳冠群芳的楚少卿夫人了。

    他们此时正站在一处高岗上,刚好可以望到西安城。看来韩令在逃命时也并没迷失方向。

    “那些叛军在攻城”季泠惊惶地道,因为那就意味着西安府的军队根本没能力出城救援周边的村庄。那芊眠她们呢

    韩令在高岗上找了个山洞让季泠藏起来,有用树枝把洞口挡住,“夫人在这里稍躲一躲,我去打听打听情况。”

    季泠蜷缩着腿坐在山洞里,双手叠握住拳头撑在膝盖上抵住额头,她的肩膀不停的抖着,却没敢哭出声,只能无声地让泪水蔓延,她不知道芊眠会怎样,也不知道楚寔那边会不会出事儿。

    山西的镇西卫怎么会突然叛变,怎么悄无声息地就掩袭到了西安府附近

    韩令过了大半天才回来,面无表情,让人从他的神情里完全看不出情况是好是坏,季泠只能忐忑地开口,“韩大夫,情况怎么样了”

    “外面的人还在到处搜寻你。”韩令道。

    季泠倒吸了口冷气。

    韩令将一双鞋子放到季泠面前,“试试吧。楚大人是在湖广么明早我们就启程去湖广。”

    季泠松了口气,韩令愿意将她送到楚寔身边去,这自然是让人安心不少。她和韩令完全不熟悉,昨晚跟着他跑那也是逼不得已,此刻稍微安全一地儿之后,警惕之心自然会升起来。

    可韩令为什么救她呢

    “韩大夫,你,你不用管我,可以自己走的。”在季泠心里,韩令是楚寔请来为她治疗寒毒的大夫,并没有义务要带着她逃命。

    韩令的确没这个义务,可他的软肋捏在楚寔的手心里,就不能不管季泠。

    “我会安全将夫人送到楚少卿身边的。”韩令道。

    虽然只是这么简单一句话,但季泠莫名觉得韩令就是那种信诺值千金的侠士。

    “可是芊眠她们”尽管季泠很想去找楚寔,可却又放不下的事情。

    “现在西安府附近全是叛军,你不想让你的丫头白白牺牲了,就必须得走。”韩令冷声道。

    季泠默然良久,垂首试了试那鞋子,有些大,但却比没有鞋子穿要好。她用韩令的匕首将自己垂落的那半截袖子干脆裁掉,然后撕成小布条,塞到了鞋子里。

    韩令对季泠的表现还算满意,至少没有哭哭啼啼,否则他不介意丢下她的。

    “盘腿坐好,我给你推注内力。”韩令道。

    季泠的寒症必须每天都要推注,若是断掉一日就会前功尽弃。

    季泠没想到韩令到现在居然还记得,她愣了愣,还是依言坐好。

    晚上没敢点火堆,好在是在夏日,晚上不至于冷得人受不住。季泠双手环抱着肩膀,看着韩令递过来的果子,没伸手。她实在没有胃口。

    韩令把果子在伸手擦了擦,再次递给了季泠。

    “没有,我不是嫌脏。”季泠解释道:“我是吃不下。”

    “必须吃,否则你明天怎么走路”韩令问。

    “抱歉。”季泠伸手拿过果子,她意识到了自己的任性,她已经给韩令添了许多麻烦了,所以赶紧道歉。

    韩令却没想到季泠如此温顺。像她这样的高官显宦家的妇人,韩令还是见过一些的,很少有如此温顺的,尤其是还拥有她这般倾城美貌的人,即使不跋扈,也不是轻易就会道歉的人。

    便是窦五娘,仗着美貌,那也是颐指气使的主儿。

    韩令点点头,没说话,在季泠身侧坐下来,开始咬着自己的果子。他侧眼看过去,见季泠一口一口地咬着果子,虽然果子酸涩难以下咽,但她依旧一口一口认真的咬着,不想明天因为自己的体力给他添麻烦。

    季泠感觉到了韩令的注视转过头去,韩令却突兀地撇开了眼。

    “韩大夫,你打听到了芊眠她们的消息吗”季泠低声问,抱着万一的希望去问韩令。

    “没有。”韩令生硬地道。

    季泠垂下头,知道自己有些强人所难,韩令本就没有义务。她只能安慰自己也许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吧。

    等季泠再抬起头时,韩令已经靠在旁边的树桩上睡着了,打着呼噜,很是疲倦的样子。其实在给她用内力推注后,季泠就发现,韩令好像虚弱了不少。每次似乎都这样。

    第二天天刚亮,韩令就叫醒了正靠在树桩上打盹儿的季泠,“我们得赶路了。”

    季泠点点头,扶着树干站了起来,脚有些麻,原地甩了甩,却也什么都没说。

    韩令指了指西南边的山岗,“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得翻山,不能沿着下面的沟走。”

    季泠点点头,可人总是要喝水的,今年天气炎热干旱,山上许多小水坑都干涸了,所以过一段时间,他们总要下到沟里去找水喝,何况还得找吃的。

    沟边有村落,但正该午饭炊烟袅袅的时候,村里却一点儿动静儿都没有,不见炊烟,连鸡犬声都听不见。

    韩令做了个“止步”的动作,“你在这儿躲一躲,我去前面看看。”

    季泠点点头,藏到树后,一小会儿后就见韩令走了出来,“走,离开这儿。”

    季泠的心往下沉,估计村子里肯定发生了不好的事情,该不会是前晚那些叛军连这附近都来了吧

    她跟着韩令转身,只是才转过去,就听见一个凄厉的叫声,“救命,救命。”

    季泠下意识的回头,只见一个赤条条的妇人从土墙后拼命地跑了出来,后面追着三个男子,一个男子手里还正提着裤子。

    “救命。”那妇人眼尖地看到了季泠,祈求地朝她伸出了手。尽管她们隔得那么远,可她还是那么用力地想伸出手,请她帮帮忙。

    “快走。”韩令一把捉住季泠的手腕,强迫她走。

    季泠踉踉跄跄地前奔,看着那些男子捉住了那女子,将她按在了身下。

    “不,不,韩大夫救救她。”季泠乞求道。

    韩令冷声道:“我救了她,就救不了你了。”

    季泠不解。

    韩令快速地道:“那些乱军有三、四十人,我若救人,必然动用内力。那今日就不能给你推注了。你的寒症一旦中途停止推注,就会重新侵蚀你的筋脉,到时候就前功尽弃了。”

    人是这样一种动物,如果有人死了,不在你眼前,那听到了也就是听到了。可若那个人就在你眼前,你却怎么也做不到无动于衷。

    何况,季泠看到的还不是一个人。在刚才那妇人之后,矮墙后又晃动过一个人影,是另一个奔跑的衣衫褴褛的女子。

    刚才那女子绝望地向她伸出的手,还有那种眼神,那袭玄色织金卐字宝相花纹袍子又重新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让她瑟瑟发抖,如果在梦里,有人救她的话

    “救她们,韩大夫,救她们。”季泠的声音颤抖着道。

    韩令一共杀了三十九个叛军,救下了村子里四个妇人,还有两个孩子。

    晚上季泠和韩令依旧躲在山上,山下村子里那些叛军的尸体肯定会引人注意的,所以他们得连夜走。

    夏季的晚风依旧那么温凉舒服,可季泠已经感觉到韩令所谓的寒毒复侵是什么意思了。她艰难地往前走着,双手环抱着肩膀,瑟瑟发抖。

    韩令把他的衣裳脱下来披在季泠身上,自己却打着赤膊。季泠不敢看他,只低头道了声谢。

    “后悔吗”韩令问。

    “不后悔。”尽管声音冷得发抖,可季泠知道这样做了,她以后睡觉不会一闭上眼睛就看到那个村子里的妇人。可如果她没让韩令去救她们的话,她将一辈子都心难安。何况她又用什么脸去见楚寔

    她不让她表哥的妻子是个见死不救的人。她真的很想配得上楚寔。

    西安府被围的消息是在三日后传到楚寔耳朵里的。

    “宋济隆真是个大草包,怎么就逼反了镇西卫”戴文斌骂道。他嘴里的宋济隆是山西巡抚,一到山西就夺了行都司的兵权,指手画脚,又要逼着士兵出战去剿灭那些起义乱民,却又拖欠军饷,只发给嫡系,最后更是为了安插嫡系,而逮了镇西卫的指挥使栾义,也难怪被边缘化的镇西卫要叛乱。

    “你该问怎么镇西卫那么快就打到了西安府。”孙阳山道。

    “还不是宋济隆祸水东引么逼着镇西卫那群叛军往陕西逃么”戴文斌道。

    “可没那么容易的事儿。”孙阳山笑了笑,“定西侯的野心看来是真不小。”

    定西侯王群的势力一直都被束缚在陕西的西北面,以西宁卫、凉州卫、甘州五卫为主力军,这次叛军包围西安府,给了他一个很好的机会把势力彻底在关内铺展开来,以后陕西这整片天就是定西侯的了。

    皇帝即便要动他,也得掂量掂量了。西秦之地自古就是最重要的,当年秦国之所以能统一六国,跟它所在的地理位置也有重大关系。在这里,西秦就好像一个大口袋,往西别的地方没办法攻击它,它却可以出兵攻击一路东进、南下。

    所以镇西卫才能那么快在陕西境内掩袭到西安,那根本就是定西侯看到机会而放任他们去西安的。只是苦了一路的百姓。

    戴文斌骂了句,“这老匹夫。”当真应了那句话,一将功成万骨枯。

    楚寔坐在一旁没说话,脸上却也没什么焦急之色,“别管他们了,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练好湖广的兵。”

    陕西是定西侯的禁脔,尽管楚寔做了很多努力,想要在里面横插一脚却想当困难,所以退而求其次,他到了湖广。湖广的大部分兵虽然不如关西兵凶悍,但这里却有另一种人。

    矿工。

    世上最难最苦的人,也是最骁勇彪悍的人,给他们一条活路,他们会还给你很多东西的。楚寔在十年的苦心经营后,终于有了自己的势力。

    戴文斌看了楚寔一眼,想问一句他夫人的情况,毕竟西安府被围,他夫人可还在西安。以平素传言里楚寔对他夫人的恩爱程度来说,怎么也不该如此平静。

    不过戴文斌正要张嘴,却被孙阳山给打个岔,也就没再开口。

    戴文斌跟着孙阳山走出去,“阳山,你刚才做什么阻止我”

    孙阳山道:“有些话不该问的就不要问。”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北京爱书】(goonplay.com)搜集整理,手机端请访问(m.beijingaishu.net) 本书由<北京爱书网提供 goonplay.com
我推荐加入书签回首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