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呦呦鹿鸣

类别:玄幻魔法       来源:beijingaishu.net      作者:圣者晨雷     书名:帝国星穹
    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北京爱书】(goonplay.com)搜集整理,手机端请访问(m.beijingaishu.net)    “砰砰砰!”

    巨大的声响是从大门处传来的。

    赵和回过神来,发觉外头已经天亮了。他忙起来开门,却是一脸怒气的平衷。

    披头盖脑的一顿骂之后,平衷还将赵和的早餐也罚没了。对此,赵和没有说什么,只是在心中记了一笔。

    接下来就是开门营业,棺材铺子往来的客人自然不多,大多是那种年纪到了的老人,来给自己寻一口好棺木,运回家中存着以备不时之需。

    饿着肚子的赵和被支得团团转,但棺材铺却始终无人问津,直到巳时一刻左右,才有人走了进来。

    平衷兴冲冲迎上去,可看清来人是谁后,却又一脸失落:“王夫子,你怎么来了?”

    来的正是昨日作中人的那位王先生。

    王先生牵着那个小姑娘,对于铺子里的棺材不以为意,看到赵和正吃力地搬着木料,他轻轻点了点头:“昨日我给你们做了中人,今日自然要上门问上一声,平匠师,这孩子在你这还好么?”

    平衷嘿嘿笑了一下:“好吃懒作,日上三竿了还没起来,饭倒是很能吃。”

    王先生眉头一皱,并没有偏信平衷所言,他来到赵和身边,先是帮着他将木料垛好,然后微微弯腰,用一块手帕擦去赵和额头的汗水。

    “赵和,你在平匠师这可还好?”

    “有什么不好的,管吃管住,王夫子,王先生,你休要多管闲事!”平衷道。

    “别怕,有什么便对我说什么,我与平匠师也是多年邻居,他这人心虽不恶,但尖酸刻薄却是有的,贪鄙小气也是有的,你在他这儿,必然会受些苦,有什么委曲,只管对我说,我替你主持公道!”

    平衷听了也不怒,反而笑嘻嘻道:“王夫子,你这话就说过了,我向来大方,哪里刻薄小气了?这小子若不是在我这,只能流落街头,没准还会给差役们捕去,以赘婿假子的身份发往边疆,尸骨无存凄惨无比!”

    赵和低头没有说什么,王先生拍了拍他的肩,温声说道:“你记着我的话,有什么事情只管找我。”

    说完之后,他又与平衷说话,无非是交待平衷要善待赵和。

    赵和抿了一下嘴,要到后院去搬木料,但这时,跟王先生来的那小姑娘却上前,将一个小纸包递了过来。

    “给你。”小姑娘笑眯眯地说道。

    赵和立刻嗅到了一股香气。

    小纸包里包着的是两个蒸饼,热气腾腾,面香扑鼻。

    赵和喉节不受控制地咕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多谢,你自己吃了吧。”

    若是平衷和他老娘那等人物,就算不给他吃,他也要想法子弄来填自己肚子,可这小姑娘却全是一片善意,他反而不想去占对方的便宜。

    小姑娘看到王先生与平衷站得稍远正在说话,压低声音说道:“是我爹爹专为你买的,他说平三叔这个人在第一天肯定要寻借口克扣你一顿,不过平三叔不是恶人,他再来吓唬一番,以后你的日子能好过些。”

    赵和心中微微生出感激之情。

    他暗暗记下此事,伸手接过了蒸饼。

    一来是腹中饥饿,二来他也怕王先生离开后有什么反复,因此他向那小姑娘道了一声谢,便撕下面饼,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

    虽然是小口的吃,但他几乎没有做什么咀嚼,所以吃得很快,仅片刻功夫,两块面饼就被他吃净。他拍了拍手,又向王先生行了一礼,那位王先生微微一笑,又与平衷说了两句话,便牵着女儿离开。

    他女儿走的时候还回头向赵和笑了笑,两只眼睛弯成月芽儿,笑容极是温暖。

    “你这小崽子,还不快干活去!”王先生走之后,平衷瞪了赵和一眼喝斥道。

    “这位王先生是什么人?”赵和一边忙活,一边打听道。

    他现在也有些明白平衷是何等性格,这位棺材铺的老板正如王先生所说,贪心刻薄,但是那种有坏心无恶胆的人物,因此倒不怕他。

    “哼,一个吃百家饭长大的……”平衷一边开始刨板子,一边说起话来。

    从他口中,赵和得知,王先生也是一位奇人。他单名为道,字佐之,自幼失怙,家中产业卖尽,靠着丰裕里邻舍间帮衬长大。他极为聪慧好学,十六岁时就学有所成,又有孝名,受到某位贵人的赏识,被举了孝廉,成了一名清闲的小官。他对权势没有太大兴趣,感念邻舍当初相助之恩,所以不去钻营升官,而是在家里办了所私学,专教丰裕里子弟读书。也正是因此,在丰裕里这位王佐之有很高的声望,同那位萧由萧顺之一起被视为德高望重之人,邻舍有什么事情,都爱寻他二人主持公道。

    平衷虽然嘴中贬低王道,说他是个吃百家饭长大的,但赵和还可以听得出来,他也觉得王道比较可靠。

    “那位萧大夫呢?”借着这个机会,赵和又向平衷打听起萧由。

    萧由对他的态度实在太可疑,赵和总觉得心里发虚。

    “萧大夫熟知法典律令……哈,你这好偷懒的,问这么多做甚,快干活去!”平衷原本要回答的,但看到有人进门来,将赵和赶去做事,自己迎了上去。

    “咦,平三,你这怎么多了个小厮?”

    来的人也是平衷熟人,一开口就让赵和吓一跳,他的嗓音大得如同雷鸣。他不由向来人望去,只见这家伙身材粗壮膀阔腰圆,赤膊着上身,将衣服系在腰间,露出毛乎乎的胸膛。他一开口,便有扑鼻的酒气冲过来,熏得赵和赶忙让了让。

    “我这边新收了一个学徒,樊狗屠,你不去关扑赌博,来我这做甚?”

    “今日关扑赚了钱,正好老娘总是念叨身后之事,我便来看看,上好的寿材,给我备上一口。”这大汉说起正事,声音稍低了些:“老娘拉扯我长大不易,我虽是个没好脾气的,但总得让她老人家对身后之事满意!”

    “你这狗屠,别的都不足道,唯有孝敬母亲这一点,让我高看一筹——既然是要替你老娘挑一口好的寿材,你看这一口行不行?”

    平衷一边拍着一口棺材,一边吹嘘起来,明明就是一口柳木的棺材,却被他吹嘘得胜过了金丝楠木。那位樊狗屠原本就有三分醉意,这听得头昏脑胀,直接拿出了一小枚金饼晃了晃:“我不管你那许多,按这个价钱,给我备上一口最好的,下午我便来取,若有半点不合我意,平三,你知道我樊令的拳头有多大!”

    说完之后,名为樊令的狗屠收好金饼,摇摇摆摆地离开了。平衷笑嘻嘻地送他出门,转头回来就呸的一下,小声咒骂道:“就你樊令一个屠狗的,也知道什么棺材好什么棺材坏?若不是念在你还有点孝心的份上,我就给口薄皮的给你埋自己!”

    骂过了樊令,看到赵和笑嘻嘻望着自己,平衷翻起眼又将赵和赶去干活。也不知是良心发现还是怕了樊令的拳头,他想来想去,从后院挑出了一口柏木寿材,与赵和一起将之抬了出来。

    但到了傍晚,暮鼓都敲响了,说是要来拖走寿材的樊令仍然没有来。平衷等得有些急,便吩咐赵和道:“樊令那个醉鬼没准将事情忘了,你去催一催,让他……”

    话音未落,就听到外头有人乱叫:“平三,平三,你的棺材备好了没有?”

    平衷低低骂了一声:“哪家不懂礼的狗东西,怎么和你家三爷说话的。”

    骂完之后,他又换了脸色,带着笑音:“谁啊,是谁要照顾我的生意?”

    他笑着到了门口,脸色又是一变:“贾畅,你这鸡儿是何意?赵和,拿棍棒来,拿门闩来,将这小贼儿给我打走!”

    赵和到了门口,看到的是一个衣裳肮脏的少年,约莫十五六岁的模样,头上歪戴着小帽,怀里抱着一只秃毛鸡,笑起来时门牙缺了一颗。

    “平三,你敢动我一下,我大哥改日就去收拾你儿子!”抱鸡少年得意洋洋,他朝赵和挑衅地抬了一下下巴:“甚至用不着等我大哥,樊狗屠马上就要过来,他先剥了你们的皮当狗肉卖掉!”

    “樊令自己人呢,说好了下午来得,这时还没来?”平衷愣了愣道。

    “他再博一戏便来,让我来支会你一声别急着打烊。”抱鸡少年在棺材铺前坐下,将怀里的鸡放下,又对赵和道:“瞧,我这骠骑大将军如何,在咱们丰裕里,它可是响当当的名鸡了!”

    “呸,你整日里斗鸡,游手好闲,终有一天要死在街上,赵和,休要与这种人往来,你若敢与他往来,仔细你的皮!”

    赵和连连点头,却是有趣地看着贾畅。一来是他从未与同龄人打过交道,二来也是因为这市井气息让他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活力。

    在铜宫中,他从来没有感受到这气息。他觉得,自己也应当尽可能融入到这种气息当中去。

    贾畅专心逗着自己的“名鸡”,过了好一会儿,拎着一挂肉的樊令大摇大摆走了来,将那挂肉扔给贾畅后捋起衣袖:“平三,我要的寿材呢?”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北京爱书】(goonplay.com)搜集整理,手机端请访问(m.beijingaishu.net) 本书由<北京爱书网提供 goonplay.com
我推荐加入书签回首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