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谁丢脸?

类别:玄幻魔法       来源:beijingaishu.net      作者:弄雪天子     书名:花瓶女配开挂了
    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北京爱书】(goonplay.com)搜集整理,手机端请访问(m.beijingaishu.net)    杨玉英接触了下识海里的夏晓雪,她听到爹娘这两个字,反应有点大,整个人坐直了身体,目不斜视地盯着手中一册具现出来的,全神贯注地。

    夏父有点局促地挪动了下脚步,看着江南书院出出入入的学生们,忍不住拽了下袖口。

    他总觉得自己袖子好像短了一截。

    夏母到有些心事重重:“女婿说,是晓雪闹……离婚,这到底怎么回事?”

    她不曾说出口,但是她和丈夫一样,除了担心晓雪,更多的是担心晓凤和晓龙。

    “要是换了我们当年,家里有女儿被夫家休掉,那是要送庙里待一辈子的。”

    夏母喃喃自语,一抬头,就看到了杨玉英,她整个人愣了下,神色略微恍惚。

    来人有一头浓密的秀发,似乎还残留了些许枯色,可总体能看出已渐浓密乌黑。肤色白皙莹润,眉清目秀,身姿挺拔,行动间颇潇洒大气。

    有点像晓雪,可她一时又不敢认。

    “晓雪。”

    杨玉英微微一笑,一把将夏晓雪推搡出来,夏晓雪冷着面,却还是朱唇轻启:“爹,娘。”

    她这么一喊,夏母心里才稍稍踏实些,脸上露出些许苦色:“你这孩子,怎么和你相公闹成这般?哎!”

    夏父也回过神,声音有些干涩坚硬:“你可知,女婿登门说你嫌家中钱少,便闹着要离婚,我和你娘丢了多大的脸?”

    “噗!”

    夏父一句话未说完,那边不远处的荣公子就喷笑。

    三人齐齐转头看他,他脸上一红,也有些不好意思,咳嗽了几声连连摆手:“夏娘子,我这回真不是故意偷听。”

    举了举手里的千层糕,“真是我先来的。”

    只不过听说是夏晓雪的爹娘找来,所以他没走而已。

    夏父脸上铁青,心中只觉丢人现眼,荣公子一看他面色,忙正色道:“老先生这话我听不顺耳,怎么能是夏家丢脸?郭家那公子好歹是读书人,竟还没钱养不起媳妇,闹得妻子想离婚,明明是郭家丢脸,夏家丢哪门子脸?”

    荣公子站起身把手一背,“就凭我们夏娘子这人才,这相貌,不是天下一等一的公子哥,怎么配得起?”

    “我在夏娘子面前也是自惭形秽,郭文平肯放手答应离婚,那才是他一生里做得最有担当的事,离婚怎么了?就郭文平那德性,考多少次考不上江南书院,不事生产,全靠夏娘子养家,怎么可能有脸要夏娘子给他当妻子!他以为他是夏志明不成?女人倒贴也乐意养着?”

    夏父:“……”

    周围几个装模作样故意路过的学生都偷笑不已。

    杨玉英也是哭笑不得。

    “荣公子,你这般抢我的话,让我还能说什么。”

    荣公子闻言鼓了鼓脸,随即惶恐地一摆袖子,轻声道:“夏娘子您请,您请。小的万万不敢抢您老的风头。”

    他幽幽叹息,“这不是怕您累着嘴,明天好歹还有个考核,虽说大家都知道,谁要是敢让您过不了考核,进不来咱们书院,宋先生这一年都有可能长在他家跟他同吃同住,但考前不分心,好歹也是江南书院的传统,还是要遵守一二的。”

    周围所有人忍俊不禁。

    杨玉英也笑,回头看夏父和夏母,面上到是带出几分尊重。

    毕竟是父母,夏晓雪要于世间立足,在道德上总要没太多错漏才好。

    不求完美,总归不好过分离经叛道。

    父母的意见不需要全部遵从,在当下,这不是叛逆,而是有追求,可是对父母大小声,那就不大好。

    “荣公子说话不好听,似也有些偏颇,可并非没有道理。”

    杨玉英轻叹,“女儿主意已定,着实看不上那郭家,非因他郭文平才学不佳,世间男子,哪能尽数都是天纵奇才,但他既不信任我,我在郭家不如一介奴仆,奴仆还有工钱拿,其人品性还恶劣到让我待在郭家一日,便如置身腐坏恶臭之地,多待些时候,恐怕会被同化……那才是一等一的罪恶。”

    “既非佳偶,离婚便是正途。”

    她顿了顿,笑道,“丢脸之类的话,您二老以后莫要多说,世间离婚女子多矣,昔年太宗皇帝之母,赵氏夫人不也与夫家离婚,太宗皇帝因父之丑事,义愤之下,改为母姓。”

    “这世间夫离妻,妻离夫者都有不少,丢脸不丢脸的,全看是否占理……若您当真担心世情,怕晓凤将来受到影响,非要将女儿逐出家门,女儿虽痛,却只能拜谢父母养育之恩,顺父母之意,只是要女儿改志,宁死不可。”

    夏父和夏母哑口无言,心中有千言万语,奈何看着江南书院门前一众英姿勃发的少男少女,再看看自家女儿,忽然就觉得有点开不了口。

    晓雪似乎同这些人,已经是一类人了。

    夏父有生意人的精明和谨慎,略略一侧头,视线落到旁处,叹了口气:“也罢,也罢,晓雪你且多保重便是。”

    “还望二老保重身体。”

    夏家夫妇二人转头而去,临走,夏母回头看了眼女儿,心中略有些茫然。

    晓雪是这个模样吗?

    她竟然有些记不清楚。

    也是,以前在家,她光是忙丈夫和晓龙,晓凤就忙不过来,每日累得不行,晓雪不是自己跟前长大的,又乖顺听话,不让人费心操心,再说,她又不是从自己肚子里掉下来的……可不是就总忘记关注她。

    杨玉英目送夏晓雪的父母走远,这才回头去准备考核。

    夏晓雪静静地坐在她的识海里,轻轻抬头,略有些迷惑地皱了皱眉。

    她觉得父母好像老了,没那么高大,她也不像以前那般渴望能被爹爹抱一抱,被娘亲揽在怀里说说话,只是看着他们两个,心里略有点酸楚。

    荣公子亦步亦趋地跟着杨玉英回藏书楼,嘴里不说话,眼睛表情每一个动作都在八卦。

    刚一到藏书楼前,就见王天戳在石阶上面,一动不动的。

    杨玉英顿了下脚步,转动了下脚步,和对方擦肩而过,没想到对方猛地回过头,用力弯下腰,腰身像折断了似的,张了张嘴,又张了张嘴,可到嘴边的道歉的话竟然压在舌头上愣是吐不出来。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北京爱书】(goonplay.com)搜集整理,手机端请访问(m.beijingaishu.net) 本书由<北京爱书网提供 goonplay.com
我推荐加入书签回首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