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彩票分析: 昌黎:塘桥寻桥记-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昌黎:塘桥寻桥记

昌黎:塘桥寻桥记

发布日期:2018-12-04      阅读数:797 次


塘桥,以桥得名。一弯弧度,隐在江南的烟雨中,笼在传奇的故事里。

沿着青石板铺就的小巷,触摸塘桥姿态万千的影,古桥下,月光流淌的美丽,不是一个虚无的轮廓,而是一种内在的韵味悠长。水为桥之因,桥为水之果。绿水长流的黄泗浦方桥畔,曾经魂牵梦萦着鉴真大师的东渡理想,第六次的扬帆远航,终于使文明的种子花开扶桑。萧家桥、弘济桥、西资桥、徐塘桥、马嘶桥……古桥在塘桥的碧波之中演绎着自己的传奇,点缀着乡间巷陌的春夏秋冬,润泽着丰衣足食的幸福生活。

一、古桥源头

江南水乡大抵如此,你站在桥头看看流水和水上的帆影,看看老街和街上的乡亲,还有老屋,古树,以及不远处的另一座桥头,另一个站在桥头看风景的谁。而贯穿古镇的三丈浦,仿佛就是一棵大树,两岸走出去的名人,就是生长在这一棵大树上的果实。

明万历二十四年(1596,从鹿苑走出的“果实”萧兵备荣归故里,当他和这一方水再次相遇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决定行善修桥,萧家桥由此成为两岸百姓最眷恋的家园。萧家桥是塘桥最老的桥,拱圈纵联结构,踩在石上,发出“咚唐,咚唐”的声响来,如歌的叩击,使每一个清早绘声绘色地美妙起来。上桥下桥,船来船往就是水乡古镇的日常生活。遥想当年,青石板铺砌的街,才下了一阵小雨,青石板显得光亮和明净。漫步于此的辽海道监军(又称辽海道兵备)萧应宫恐怕不会想到,三丈浦上另一座大桥正在孕育。

明天启五年(1625),在萧家桥的“下游”,弘济和尚发愿建桥,果成弘济桥;因其高大雄伟,又据于鹿苑的交通要冲,亦称鹿苑大桥。桥南北两边的明柱上,至今还能辨出“南无阿弥陀佛”字样。传说做桥顶千斤石的一块大黄石总是放不平,恰遇吕洞宾云游经过此地,右脚用力一踏,腾空而去,服帖的大黄石上,于是留下了半只脚印。乡村的生活与动人的传说也就一步之遥,所有的辛劳和苦
难,就在过桥的瞬间心平气和,羽化成尽善尽美的幸福。

浑厚刚健的“弘济桥”三字为南明尚书钱谦益所书,桥上有浮雕,有花纹,所以说造桥是一门综合艺术,是一种艺术的劳动和创造,所以桥也不仅仅是桥了。

钱谦益(1582-1664)字受之,号牧斋,万历三十八年(1610)探花。学者称虞山先生,鹿苑人(鹿苑古属常熟)。谈及钱谦益,就能想起他与柳如是的爱恨纠葛。清军南渡,柳如是劝说自己的丈夫钱谦益自杀殉国,并表示自己紧随其后。钱谦益犹豫再三,终于同意了,于是二人载酒水上,声言欲效仿屈原,投水自尽。直到天色已晚,钱谦益探手水中,
说了声,水太凉了,怎么办?柳如是气急之下,纵身要往水里跳去,却被钱谦益死死拖住。作为历史的见证者,弘济桥为我们勾划出五百多年以来春夏秋冬的交替和风花雪月的演变,我们能从往来于桥上的一砖一石中,领略岁月浩渺和沧海桑田。

这个桥,那个桥,塘桥有许多的桥,塘桥人每天都会走过这些桥,走过这些桥的时候,他们就没有想 到,这些石桥日后会改变他们清晨般宁静的生活。在塘桥人看来,萧家桥,或弘济桥,几百年来,它们只是人们行走的路,或是老人邻居聊天的地方。和美丽的神话相比,日常生活是一个又一个活生生的正在进行的故事,这一些故事,应该是塘桥从前以来的根源和因果,也是打动了
我们的最初和永恒。

 

二、遇水叠桥

塘桥,水多,桥亦多。有许多古桥,格局一般不太大,架设在小水之上,刚柔相济,静动相宜。试想那白墙黑瓦、烟柳窄巷的江南如若没有了小桥流水,定然是凝滞而沉闷的。古桥,是塘桥的符号,乡间就是不少,泛着古朴而美丽的神韵。它不但在人们平凡的生活里,还在美丽的故事里,绝妙的诗句里,浅淡的水墨里。

《金村小志》记载:徐塘桥本名万寿桥,为缪桥程氏所造,道光中修。桥系花岗岩三孔石板桥。南北走向,桥面采用两条分列二边,中间用小块花岗石嵌于其中,桥面中心雕刻有兽形图案。因其所跨河道比较宽阔,所以它的桥座特别长。由于特殊的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的限定,使塘桥古桥的形态,产生了一种别致的生动。这样的别致和生动,得到了以后岁月的认可并和塘桥人日常的生活,达成了默契,从而在日积月累中,沉淀为坚决的理念和程式,沉淀为焕发着熠熠光华的乡土文化。

金村自古民风淳朴,崇尚诗书礼义,史称耕读之家,晋代开始有村落,明代文学大家钱牧斋、两朝帝师翁同和、篆刻家赵石农、共和国少将周文在等名流,都在徐塘桥上走过。妙桥金村在明清年代可是商贾云集的繁华集镇,清代通州海门一带蓝印花布盛销大江南北,妙桥金村的这座徐塘桥功不可没。

桥为骨,水为肤,构成了传统意义上江南水乡小家碧玉式的美景。江南人常在船橹摇声中,领略水乡风情,漫游在绿野中,徜徉在桥洞下,在水与桥之间,在醉人的风光中,触摸江南最深沉的个性和神韵,在这里,人与水,水与桥,水桥与城镇的和谐体现得最为完美。位于塘桥镇韩山村境内奚浦塘上的西资桥,东西走向。建于清雍正四年(1726年),系花岗石三孔石板桥,双条石蜻蜓脚,因旁有建造于明嘉靖末年的西资庵而得名。桥面采用两条巨型花岗石板搁架而成。桥墩均用花岗石砌成,坡度无石级形制。这景象,堪称是江南风景中的魂。真的,这“小桥流水人家”更具江南水乡的特点,和着小桥笛声,站在“石打石”的石桥上,欣赏着潺潺流水,这才是江南人常常沉醉的风景。

如今,桥水历经岁月,唇齿相依。晴空丽日下,三个桥孔倒影在水中,中间粼粼一汪碧波流转,宛如美人含情的双眸,顾盼生辉。千百年来,桥与水相伴相生,不离不弃,在漫长的光阴中一同老去。老桥与老水成了最知心的伴侣,水是灵,桥是魂,形成了江南独特的风情。我们回过头去,眺望不远处的青山绿水,青山绿水之中的塘桥。仿佛时间走到塘桥这个地方,忽然不想走了,它任性地停在路边桥上,看风景去了。

 

三、桥畔佳话

塘桥是充满想像力的塘桥,随意地在桥上走一走,看着一个一个乡村的日子被打扮得平和清静、鲜艳动人。遥想在交通不发达的古代,塘桥人为了营造一个理想的古桥环境,非常注重装饰,他们在石梁、斗拱、立柱等构件上,雕刻着各种造型的图案,这些寓意吉祥、平安和富贵的雕刻,分明是塘桥人,理想精神的追求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记忆如生活一样无序,但我们明确地感到走动在我们面前字里行间贤德的先人,感到他们飘动的身影和灵动的思绪,位于塘桥镇鹿苑滩里村古黄泗浦河上的方桥,为单孔石板桥。该桥始建年代不详,其畔黄泗浦遗址史载为鉴真第六次成功东渡之地,于200811月发掘出土了陶器、瓷器、铁器、铜器、木器、骨器等文物1500多件, 20135月,被国务院核定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一瞬的灿烂焕发永恒的光芒,古桥这一次涅磐,竟是那样的超凡脱俗。“鉴真盲目航东海,一片精诚照太清”。如今,鉴真大师的东渡帆影已经远去1200多年,但古黄泗浦的方桥,依旧见证着沧桑的历史,也续说着今日张家港的一种精神、信念和力量。

而在塘桥镇鹿苑奚浦东约3里的小陈浦上,竟还有一座与南宋抗金名将韩世忠有关的马嘶桥,让我们走向尘封的记忆,走向遥远的年代。南宋建炎年间,金兵大举南侵,朝庭派大将韩世忠带兵御敌,扼守江南,并驻兵在石闼镇(今杨舍庆安镇)。一天,当他经过这座横跨在小陈浦上的小桥时,其坐骑突然前啼腾空,昂首长嘶,声振四野,响遏行云。后来,当地百姓便将这座桥叫作马嘶桥。以后,这里逐渐形成小集,集名以桥名而取,也称马嘶桥。

春末夏初这个季节,是青蚕豆刚刚饱满的季节,是小街上槐树花挂在枝头等待女孩子们采撷的季节,是梅子开始黄了梅雨开始飘了,江南的小河开始涨水的季节。桥畔的花开了,河水也涨起来了,带着野草花的气息,环绕着村庄潺潺地流过。马嘶桥后经过无数次的重修,现仍静静地横跨在小陈浦上,并且以其动人的形象,在江南的大地上留下淡淡的影子。

 

君不归,桥已老。君若归,桥不在,何处迎君来。塘桥的古桥,像花一样开在岁月的枝头。而现在,我们只能从依旧耸立的古桥和古人的字里行间感受依稀花香。清晨的时候,我们走在渐渐变得明亮的古桥上,行色从容,不疾不徐。一座古桥就是一部史书,冷静地记录着无数过往的人和事,在时光的长河里,古桥注定是个守望者,像一个痴情的青梅女子,守望着那个过桥远行的白衣少年。



                                         


                                                                    此文刊于《东渡》2018年第3期(总第23期)



 

 

知道创宇云安全